博牛彩票 > 我和我的祖国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两弹城的红色记忆

——四川省梓潼县用电见闻

        来源:博牛彩票  发布时间:2019-08-14        

两弹城的红色记忆

  供电员工来到两弹城为客户解答用电问题。

两弹城的红色记忆

  邓稼先故居。

  “泛舟潼水碧潺湲,薄云初散长卿山”。在四川省绵阳市梓潼县长卿山的苍松翠柏中,一栋栋红色砖瓦小楼,格外引人注目。上世纪60年代,这里是一片神秘的土地,中国研制核武器的指挥决策中心——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院部机关在这里秘密办公。邓稼先、王淦昌、于敏、陈能宽等“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在这里进行了长达23年的秘密研究工作,完成了原子弹、氢弹的武器化与定型以及新一代核武器的攻关。

  如今,中国“两弹城”成为传承“两弹一星”精神的重要载体。

  50载风云变幻,无论是神秘的科研院所,还是闻名全国的红色旅游景区,电都与这里结下了不解之缘。

  夏日川北,群山环绕,苍松翠柏。

  笔者来到四川省绵阳市梓潼县长卿山的中国两弹城,在被称为“精英门”的正大门上,“两弹城”三个红色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门柱上刻着“红云冲天照九霄,千钧核力动地摇。二十年来勇攀后,二代轻舟已过桥。”这是1984年第二代核武器试验取得成功后,时任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院长的邓稼先满怀豪情写下的诗句。

  往里走,一条条标语、一幅幅老照片,保存完好的大礼堂、将军楼、邓稼先旧居、战备防空洞遗址,让那段充满“硝烟”的红色岁月平添了几分厚重感。

  这里曾是原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院部旧址,我国继青海原子城之后第二个核武器研制基地的总部。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很多核研究科学家曾在此封闭工作几十年,为中国核研究做出了巨大贡献。

  “三线”建设为电网发展创造了天赐良机

  1964年10月16日下午3时,在新疆罗布泊上空,中国第一次将原子核裂变的巨大火球和蘑菇云升上了戈壁荒漠,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了。1964年,党中央从备战的角度,正式作出了“三线”建设的决定。

  1965年8月,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九院)迁至梓潼,在此相继完成原子弹、氢弹的设计方案,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旧址被称为“两弹城”。

  如今,来这里参观的人络绎不绝。在两弹历程馆,工作人员利用声、光、电等手段,通过实物、模型、影像资料和场景复原,展现“两弹”研制工作的艰辛历程。当年,万余名科研人员、工程技术人员和工人来到这莽莽荒野。白天,他们挑砖、抬瓦搞基地建设,夜晚,他们挑灯夜战学理论、学专业。

  在没有资料,缺乏试验条件的情况下,科学家们靠自己的刻苦学习,靠反复摸索掌握尖端技术。他们没有节日,也没有休息日,研究室里的灯光常常从黄昏亮至天明。为一个关键技术,他们在简易手摇计算机上一遍一遍地计算。直角量尺、砝码、轴承和小型车床——当时的科学家们就是靠这些简陋的工具和设备创造了人类科技史上的空前壮举。

  为了解决军工用电,1966年12月,国家组织819部队前来施工,先后建成了35千伏小梓线和梓交线,把大电网的电引入梓潼小亭临时变电站。1968年,在当时的江油县(现江油市)小溪坝以东8.5千米杨家沟建成110千伏小亭变电站,使大电网的电能够通过35千伏小梓线延伸到梓潼县。1969年,当地又建成投运了35千伏开封变电站和武联变电站,用于解决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在梓潼县境内几个研究所的用电。同年2月,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建成了35千伏武连变电站。1971年又先后建成35千伏梓潼站、开封站、交泰站。与此同时,35千伏青龙站(治城站)和复兴站(许州站)也相继投产,梓潼县境内一个以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为主体的供电网络基本形成。1973年四川省电力局和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决定,将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建成的梓潼站、开封站、交泰站、武连站及35千伏输电线路全部移交给梓潼供电所(现四川绵阳梓潼县供电公司)。

  “当时科学家们的用电主要是照明、电报和基本的实验用电,尽管那个年代电是稀罕物,但为了保障科研进度,这里的供电基本是保证的。”四川绵阳梓潼县供电公司退休员工马肇铭告诉笔者。

  马肇铭曾担任110千伏小亭变电站站长,回忆过去,他感慨良多。上世纪70年代,马肇铭刚参加工作时,小亭变电站地理位置偏僻,交通不便,出门就是山坡。马肇铭和同事们外出时,几个人共用一辆旧自行车,有时刹车不灵时还需要车上的人用力在地上踩,才能保证平衡。变电站内吃水不方便,马肇铭和同事要下山去挑水,后来马肇铭和同事齐力修了一个小水塔,但是夏天暴雨过后水里都是泥巴。夜晚值守时,没有床,只有一把冰冷的藤椅……但是与一代又一代科研工作者扎根荒原大漠、驻守密林深山,用青春、汗水乃至生命铸就的“两弹一星”精神比起来,马肇铭觉得他们吃的那点苦不算什么。

  “三线”建设在梓潼的展开,特别是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院部及所属各科研所室在梓潼大规模地布点和建设,给梓潼的经济社会发展创造了天赐良机,也给梓潼人民带来了福音。当时,县里的道路交通、水源供给、电力照明、城市发展、生活水平等等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改善和发展。截至1974年底,绵阳地区已拥有220千伏变电站2座,110千伏变电站9座,35千伏变电站15座,35千伏及以上输电线路1345千米。

  供电升级为红色旅游保驾护航

  从1969年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迁到梓潼,到1992年迁至绵阳科技城,23年间,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以这里为中心,在极为艰苦的环境下,先后组织突破了核武器小型化、中子弹等核武器理论。在茫茫大山深处,以“两弹元勋”邓稼先、王淦昌、于敏等为杰出代表的科学家,带领2万余名科技工作者,隐姓埋名,科技报国。

  23年间,随着经济社会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电力建设也取得巨大成绩。当初电力建设贯彻“边勘测、边设计、边施工”和“山、散、洞”的建设方针,忽略了输变电设施的合理布局和长远发展规划,使绵阳地区不少变电站建设在远离负荷的偏远深山峡谷中,给之后的供电服务工作带来了困难。此外,因物资匮乏,绵阳电网设备简陋、老化的情况非常严重。经过多次电网升级改造,到了上世纪90年代,根根银线纵横交错,座座杆塔取代了活树电杆,标准化配变设施让水瓢当表箱的历史彻底翻篇。

  1992年,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院本部从梓潼县长卿山下迁出,绵阳供电公司积极参与迁改工作,同时,这一时期,绵阳地区电力建设也迎来了迅速发展期。1998年9月,绵阳市被列入全国39个城市电网建设与改造重点城市之一,到2000年底,绵阳共建成110千伏输电线路101千米,新建35千伏输电线路80千米,新建10千伏配电线路2010.3千米,新增110千伏主变容量243.5兆伏安。

  电网建设、设备升级、智能运行……“软件”+“硬件”的不断更新,为经济社会发展带来源源不断的动力。2002年,梓潼县内配电网络进行了一次升级,电杆增高,线径由50毫米增加至120毫米,能耗降低,供电质量提高。

  2013年,曾经的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院部旧址被打造成红色旅游景区。曾经与世隔绝的核武器科研基地揭开神秘面纱,成为人们瞻仰的红色教育基地。一批又一批党员干部、中小学生和远道而来的游客,深入两弹城各处,寻找老一辈科学家在此工作和生活留下的痕迹。

  2016年3月7日,绵阳供电公司正式启动“电管家”服务模式,科学划分服务主体与服务对象,对应匹配定制式、管家式服务,努力让服务水平更加优质,开启智能电网、智慧管理新模式。

  “低压开关柜出线母排温度30℃,室内温度33℃,设备正常。”今年8月7日,正值暑假,绵阳供电公司“电管家”田耀一边为景区内的设备测温,一边记录。自景区成立以来,为确保景区电网的安全可靠稳定供电,绵阳供电公司定期为两弹城的电力设备进行“健康体检”,消除隐患。通过现场查看客户的供电电源配置、自备应急电源配置、配电房设备运行状况、设备运行状况、计量装置运行情况等,准确掌握客户存在的供用电安全隐患,向景区工作人员叮嘱安全注意事项。在旅游高峰期,“电管家”还会增加用电检查频率,每逢重大活动,绵阳供电公司还组织人员参与保电工作,制定保电方案,提前安排人员进行线路和设备巡视、检查及消缺,确保所有环节万无一失。此外,绵阳供电公司正在对10千伏长济线梓城支线进行电缆入地改造。改造以后,两弹城的景区环境将更优美,用电也更加安全、省心。

  如今的两弹城,花草树木都在茂盛地生长,小鸟们在和平的天地里啁啾飞翔。曾经在这里工作的几代科研工作者已离去或逝去,但历史的天空将永远镌刻他们的名字,“两弹一星”精神也将时刻激励我们不忘初心,成为国之魂魄、民族栋梁。

  【链接】

邓稼先与两弹城

  五十多平方米的小瓦房被一分为五,穿过逼仄的走廊,左转尽头是上下两层的小储藏室,走廊左侧是书房,里面有一张办公桌、一把藤椅、两张单人布沙发、一个小茶几。书房正对门是紧挨着的厨房和浴室,小小的厨房里只容得下一个人转身,狭小的卫生间里有整间屋子最奢侈的家具——浴缸。走廊的尽头是主人的卧室。

  这就是位于四川梓潼两弹城里邓稼先的旧居,屋外香樟树、梧桐树已经挺拔蔽日,屋内站满了前来缅怀的游客,两弹元勋邓稼先在这间小屋里住了14年。今天看来简陋之极的小套房,已经是当时中国用尽了最好的物质生活条件,提供给最优秀的科学家了。

  在这莽莽荒野中,邓稼先与一大批赫赫有名的科学家一起,带领刚从学校毕业的大学生,投入到“精心研究、精心设计、精心试验、精心制造,力争第一,慎之又慎,万无一失”的原子弹和氢弹的研发中。邓稼先的日常,除了奔赴试验基地,还有偶尔回北京探亲外,大部分时光都留在了这长卿山畔的小屋。

  书房的墙上,挂着一些珍贵的历史资料照片和邓稼先的手稿复印件。1986年3月29日,邓稼先又做了一次小手术。他预感到日子不多了,对许鹿希说:“我有两件事必须做完,那一份建议书和那一本书。”他指的是关于我国核武器发展的建议和关于群论的著作。邓稼先走得太匆忙,有很多事情他还没有做完。除了奉献一生的核武器事业,他准备写80万字的著作,却只完成了十几万字;他很想去桂林和庐山游览,却没能实现这个愿望……1986年7月29日,邓稼先在弥留之际,仍嘱咐要在尖端武器研发方面努力:“不要让人家把我们落得太远。”

  信息来源:亮报

关闭 打印

相关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