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牛彩票 > 我和我的祖国 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

岗托村:西藏解放第一村的光明往事

        来源:博牛彩票  发布时间:2019-06-26        

岗托村:西藏解放第一村的光明往事

包9标段线路穿越高原大山

岗托村,位于西藏昌都市江达县东部,和四川仅一江之隔。1950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8军进军西藏,在岗托村渡过金沙江,打响了“昌都战役”第一枪。岗托村得到解放,成为西藏第一个升起五星红旗的地方。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岗托村彻底告别了黑暗、落后,迎来了光明和幸福。

沿着川藏北线G317国道前行,混浊的金沙江水拍打着两岸的横断山脉。过了岗托大桥,就进了西藏。江西侧就是岗托村。进入村子,一排排藏式民居整洁干净,挨家挨户都有庭院。

岗托村:西藏解放第一村的光明往事

岗托村的孩子们

    普巴在地里忙碌着,用手扶拖拉机耕地,妻子跟在后面播撒土豆的种子。他们身后是一栋独特的房屋,房屋分上下两部分,上由深红色木板搭建,下由灰白色石块砌成。那是普巴的家。普巴70多岁,是岗托村的老支书,已卸任多年。

  以往让普巴想都不敢想的幸福生活,现在变成了现实。他刚刚向县里交了申请,打算开个家庭旅馆:“以前村子就十几户,现在上百户。这在以前,想都不敢想。现在旅游形势好,电也足,大伙都在向前奔,好日子呀,离不开电。”

水电初建,电让村子变了样

  想都不敢想,那是因为普巴以前的日子过得苦。那时,普巴的阿爸阿妈在农奴主家当奴隶,待遇还不如牲口好。“那时候根本吃不饱、穿不暖,我们一家人能喝上口热茶就很幸福了。”普巴说。

  上世纪50年代,包括普巴在内的西藏人民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个时候发生的事,至今他还记得清清楚楚。

  1950年10月的一个傍晚,8岁的普巴一个人在金沙江边上玩。当年,金沙江上没有桥,渡江只能靠船。那天,普巴觉得江边有些不一样,平日频繁往来于两岸的牛皮船不见了踪影。入夜后,他像往常一样沉沉睡去。第二天一早,叫醒他的不是急着去干活的阿爸阿妈,而是一阵急促的枪声。那天,年幼的普巴第一次见到了解放军。

  18军成功渡江后,就驻扎在岗托村。“他们看上去有些疲惫,但是很和蔼,还给了我几块糖。村里的大人都说他们是好人,主动驾船、赶牛帮他们运输物资。”普巴回忆说。

  9年后,普巴的生活有了彻底的改变。1959年,西藏民主改革的春风吹拂雪域高原,彻底废除了“政教合一”下的封建农奴制,百万农奴翻身做了主人。那一年,普巴家分到了田地和牛羊。普巴也长成了魁梧的康巴汉子,还参了军。退伍后,普巴回岗托村当上了村干部。

  普巴还是村里第一个见到电灯的人。但他也只是去县里开会的时候才能见到。

  西藏电力基础薄弱,1951年时,西藏全区发电能力为零。在党中央的关怀下,1956年,日喀则火力发电厂和拉萨夺底电站先后建成,才真正揭开了西藏电力事业的新篇章。但由于高寒缺氧、环境恶劣、交通不便,直到上世纪80年代,西藏不少地区还没用上电,甚至连拉萨也缺电。

  普巴盼着岗托村能早早通电。上世纪80年代,岗托村终于有了第一台发电机,是15千瓦的柴油发电机。“亮灯的那天,大半个村子的人都聚在我家。我当时就跟大家说,有了电,咱村的生活肯定会越来越好。”说起村里的第一盏电灯,普巴兴奋不已。

  好景不长,这台小发电机仅仅运行了三四年,就发生故障报废了。

  短期“造访”的光明,点燃了村民对电的渴望,一些村民自己买来柴油发电机。在隆隆隆的电机声中,岗托村一步步迈向现代文明。

  全村用上电,是在2003年。那一年,岗托水电站投运。奔流而下的金沙江水,化成了电能,照亮了黑暗,给村民们带来了希望。从那年开始,村民们利用电能扩大放牧规模、发展生产,生活蒸蒸日上。

  岗托村人改变落后的居住习惯,普巴觉得电帮了大忙。通电之前,普巴家两间平房,一家6口住里间,牦牛住外间,房间随处都是牛粪。由于光线暗,没人在意到这些。后来,屋子变亮堂了,他们这才发现人畜合住实在不像话。于是,普巴领着不少村民盖了新房子,人畜分开来住。一盏盏电灯照亮了屋子,生活既亮堂又干净。

农网升级改造,村里升起了不落的“太阳”

  随着用电设备的逐日增加,水电站2台75千瓦水轮机的发电量不够用,岗托村不得不和其他村镇错时用电。到了冬季枯水期,发电量更是少得可怜。

  那些年,天一冷普巴和村民就开始犯愁。电不够用,他们就向县里、镇里寻求帮助,但那时谁也没办法。普巴还曾代表岗托村向别的镇买电,电有富余的时候能买到,但有时大家都缺电,买也买不来。

  交通不便也给岗托村用电带来不少麻烦。当年从村子通往水电站只有一条崎岖山路,上山维护电站和线路必经这条路。有时江水上涨山路被淹,车和人都没法过,工人们只能辗转到镇上租马,让马驮着人和设备上山。

  2007年,岗托水电站划拨到电力公司。江达县供电公司多次投入人力、物力,扩建、修葺水电站。但这只能解一时之困,水量小、发电量低的难题仍没解决。

  2012年,国网西藏电力部署开展昌都地区江达县等12个县的农网改造升级工作,岗托村成了第一批进行线路改造的村。

  从县城到岗托村需要翻越的山峰多,建设成本高,从奔走协调,到工程立项,就耗了一个月时间。

  海拔3100多米的郎绕神山巍峨耸立,山上树木繁茂,山下是奔腾的江水,美景如画。但在这里建变电站、架线路,可不是容易的事。由于山路狭窄,大型机械无法作业,更多的时候要靠人力。一根水泥杆有一吨多重,吊车吊起一半,再由五六个人合力将杆移动到指定位置,最后配合吊车一点点调整,直至插入提前挖好的土坑中,近百根电杆就是这样在崇山峻岭间竖起。在那个寒冷的冬季,架线的建设者们挥汗如雨。

  农网升级改造工程竣工后,枯水期缺电、生产生活抢电的现象不见了。通电当天,岗托村123户门前的电灯同时点亮,村民们穿起节日的盛装,唱起了民歌,跳起了锅庄舞。普巴看着身边跑来跳去的孩子们,眉眼里满是笑意:“今天是个好日子,村子升起了永不落山的‘太阳’!”

小村庄连入大电网,村民的腰包鼓了

  农耕时节,祖祖辈辈以单一农牧业生产为生的村民永布并没有在田里干活,而是招待着他的老客户王松。内地人王松三次进藏旅游,后两次都住在永布的家庭旅馆。

  每次来岗托,王松都能感受到这里的变化。“十几年前来的时候,村里只有几户人家有电灯。这两次来,条件一次比一次好,路面更平整,村子更干净,旅馆里电视机、电暖气和电热水器样样都有。”王松说。

  王松这几次来岗托,感受到了岗托村从用上电到用好电的转变。这种转变得益于小村庄与大电网的连通。

  2014年,川藏电力联网工程建成投运,结束了西藏昌都地区长期孤网运行的历史,从根本上解决了昌都地区近50万人口的用电问题。

  岗托村的用电可靠性也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村内原有电力设备和线路全部改造了一遍:村口的老变压器换成了新型箱式变压器;线路更换绝缘导线,增设漏电保护装置,消除了视觉障碍,还避免了触电事故的发生;低电杆换成高电杆,给村民房屋建设留出更大的空间,民居排布层次感更强了……

  电足了,村子越来越漂亮,这让永布十分看好旅馆生意。去年,永布卖掉了30多头牦牛,用这笔钱给旅馆的每个房间都配上了电视机、电暖气和电热水器。“因为我家的设施新、齐,游客都到我家住,一大半客源都是老客户介绍来的。”永布说,今年年底,岗托民俗村项目将会完工,到时候来岗托村的游客会越来越多。

  电力充足,旅居环境更好,来岗托村的游客络绎不绝,吃上“旅游饭”的村民们腰包也渐渐鼓了起来。永布说,现在他的家庭旅馆能每年能有3万元的收入。2018年,岗托村获评全国生态文化村,人均纯收入达到11000元,村民全部实现脱贫。

  【链接】第一支进藏部队:第18军

  1950年,成立不久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面临一个迫切问题——西藏的和平解放问题。1950年1月,毛泽东决定:以中共中央西南局和第二野战军为主,在西北局和第一野战军的配合下,解放西藏。

  1950年3月29日,以第18军为主和云南军区第126团、青海骑兵支队、新疆独立骑兵师一部组成的进藏大军吹响了进军号角。

  1950年10月6日,在西藏地方当局拒绝和谈并以武力对抗的形势下,遵照党中央指示,人民解放军进藏部队发起昌都战役,扫除和平解放西藏的障碍。

  18军各部迅速于邓柯、德格、巴塘横渡金沙江。历时18天的昌都战役,经历大小战斗20余次,歼敌5700余人,打开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大门。

  此后,党中央采取一系列正确方针,经过反复谈判和协商,西藏地方政府最终接受了中央人民政府提出的人民解放军进驻西藏的方针,并于1951年5月23日签订了和平解放西藏的协议。

  经过充分的准备,1951年7月25日,18军首先派出一支400余人的队伍,作为人民解放军入藏的先遣队,进入拉萨,并了解沿途情况,向西藏人民宣传和平解放西藏的意义。

  随后,18军的另外3个团也先后进入太昭、江孜、日喀则和山南地区。与此同时,18军独立支队由青海香日德向拉萨进发;新疆独立骑兵师一部从南疆于阗进至阿里地区的日土宗;云南军区的126团按时进抵察隅。

  当时,西藏是全国唯一一个不通公路的地区。在人迹罕至的亘古荒原、高寒冻土地带,18军将士硬是用最原始的工具,打通10多座高山,跨越了金沙江、澜沧江、怒江等天险急流,征服了冰川、沼泽、密林、泥石流等无数障碍,完成了康藏公路这一世界公路史上的空前壮举。

  18军将士们也付出了巨大牺牲,平均一公里就长眠了一名烈士。

  1952年2月10日,以18军机关为基础组建的西藏军区正式成立,第18军番号随后撤销。

      信息来源:亮报

关闭 打印

相关阅读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